晚饭过后,困意占领了高地。
门窗大开,晒了一天的空气把房间也吹热了。趴在桌上一下就睡了过去。
醒来的时候身上粘了一层汗,不知为何又想到了家里的沙发和桌子。好像也是一觉醒来,电扇立在客厅里嗡嗡地吹。太阳从山顶掉下去了,灯总是还没开,餐厅窗前摆的花草就这样模糊在紫蓝的暮色里。

评论

© 地上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