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连串的天气很好。只是风很大。
阳台暖的不行,搬张凳子坐出来了。
照片拍不出来这种惬意,只有一双脏兮兮的鞋子。
蓝天,斜阳,刚睡饱。
一本 人间失格。
中秋快乐吧~

其实早上起来是去听佛经的。
广济寺和以前去的寺庙大不相同。藏在市区里,高楼大厦大马路,跨进寺门就是另一片天。
殿里不让进,只能在外面拜,看不清里面供奉的佛,依稀感觉不像其他地方的金碧辉煌,只有安安静静的香火。
想蹭个斋饭,没等得及,还是走了。
西单遛了一圈无事可做。想起来花植设计节,本来以为没人去,没想到人居然那么多。
干花、鲜花、压花、纸花。
五彩缤纷,很好看~

晚上从南锣回来,在公交站碰见俩外国老人,举着地图问自己在哪,找了半天刚找着,公交来了。没来得及说“here”,跳上了车。
本来可以不用这么急。
老人家在异国他乡迷了路,语言不通,问个路还碰上我这种坑爹的。
希望有好心人能帮到他们。

天儿挺好。

身上的劲儿一下子全卸了。进入怠惰模式。

记梦

昨晚上做了好多梦,早上醒来的时候记得特别清楚。
其中有一个是俩老师来面试我,问我,非机器方法和机器学习方法的区别。我滔滔不绝地答,才思敏捷,讨论着讨论着还各种补充。然后老师给我翻一些旧照片,关于什么的忘了。
后来就是学校周围的饭店都关门了,因为卫生不合格。有一家是特喜欢的鱼豆吉。当时的腹诽记得真切“看来以后得去北交大吃了”。可实际上我们学校周围并没有鱼豆吉🙃
早上躺床上对梦境一清二楚,怕过一会儿记忆消失,还不断地回想。后来觉得记得差不多了,想着找时间给记下来。下床,洗漱,到中午吃饭的时候,啥也不剩了。
真可惜。
就梦里的仅剩的那家麻辣烫了。

晚饭过后,困意占领了高地。
门窗大开,晒了一天的空气把房间也吹热了。趴在桌上一下就睡了过去。
醒来的时候身上粘了一层汗,不知为何又想到了家里的沙发和桌子。好像也是一觉醒来,电扇立在客厅里嗡嗡地吹。太阳从山顶掉下去了,灯总是还没开,餐厅窗前摆的花草就这样模糊在紫蓝的暮色里。

忽然就觉得,生活啊,不就是那样吗?
到点吃饭,到点睡觉,再到点醒来。
约好友,约同学,一个人独处。
风来敲响树叶,风走树就静静立着。
时间哪里都能钻,钻过了,又流走了。

初中有一次上课,大概是当时听smile again走火入魔了,觉得意识漂浮起来,看校门口川流不息的人群,却冷眼旁观,不愿参与到其中。

太阳一落,天幕变黑的时候,就觉得自己的舞台升上来了,好像到了该写点什么的时间。奈何床上一躺,眼皮就粘上了,眯眼看手机都觉得刺眼,脑子早就飘出去找周公了。心想,明早!明早醒来我精神抖擞地大抒胸意!
八点的钟声响过,精神抖擞有,但胸意却逃走了。艳阳高照天,我看见窗外白晃晃的阳光,一下子没有了强说愁的兴致。
昨晚北京的月亮圆溜溜,清冽皎洁,亮得泛白,把周围的云都顺带着照亮了。很多人拿起手机拍,我反应迟一点,想起来要拍一拍的时候,已经是提着澡筐回宿舍的路上了。罢,就留在记忆里吧。
返校也有将近五天了,过得不算浑浑噩噩,但寂寥得很。坐在宿舍的椅子上就想起来家里宽敞的沙发,躺在床上就想起来房间里的大床,站在食堂...

晚风

尽管白天气温居高不下,但到了晚上,风却不止。

好!凉!快!

北京常常大风。如果把宿舍的门都打开,就能感到它从我背后走过。

北京总是没有雨。扬尘落下,又是一片明亮的日光。

窗外是夏天的虫鸣。对面宿舍的姑娘拿着电话走出来。舍友躺在床上看手机。我坐在桌前。

家人在微信群里约饭,庆祝母亲节。

脑海里是萦绕不去的夏日午后,混杂着微风和蝉声,还有晃得睁不开眼的太阳。

好像回到外婆搬家前,我躺在屋子里,四周寂静无声。外公外婆走动的声音格外清晰。


1 / 3

© 地上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